首页 > 廉政教育 >正文

莴笋

来源:西藏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19-09-11 03:57:42    

   炎热的夏天里,做一道清爽可口的莴笋菜肴确实是美妙的事儿。

 

   去掉莴笋叶,剥去莴笋皮,里面就会露出翠玉般的莴笋芯。唐代诗人杜甫诗中有言,“登于白玉盘,藉以如霞绮”,可见莴笋的亮丽之色惊为天物。在巧手的厨师手下,莴笋细可切成丝,粗可以剁成块,荦素皆可搭配。从南到北,在很多大众化的饭店中,有一道人见人爱的菜“凉拌三丝”,菜料即是翠色的莴笋丝、红色的菜椒丝、白色的萝卜丝,三种“菜丝”搭配在一起时,色香味俱佳,让人垂涎欲滴,忍不住要伸出箸筷大快朵颐了。

 

   莴笋在我们老家还有一个“薹薹”的别称,土语中的“爽薹薹”就是去掉莴笋叶的意思。人们形容被批驳得体无完肤的狼狈样时,会说“爽得像薹薹”。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薹薹不爽不好吃”说法——去掉莴笋叶才能露出青翠碧玉般的笋芯,那才是莴笋的精华所在。这如同一个人,唯有去掉身上累赘的东西,才能展现出最为精彩的一面。

 

   吃莴笋要“爽”去多余的叶子,才能品尝出莴笋真正的滋味。种莴笋还要靠“压”,才能长出符合菜肴要求的食材。在生长的季节里,莴笋叶疯长,植株向上蹿,土层下的笋身就变得非常纤细;植株高了,莴笋就会抽薹,笋身细长不能食用,白白浪费了菜农的心血。大概因为这个缘由,在我童年的印象中,村里很少有人愿意种植莴笋,物以稀为贵,莴笋成了稀罕物。

 

   朋友在农学院研究莴笋种植,做生态农业。在莴笋地里,我发现给莴笋浇水时是冲着莴笋的菜心浇,这和农家浇水浇灌植株四周有区别;每次浇完水,总会把放在植株边的石块捡起来放在莴笋菜心上,更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看我一脸的迷茫,朋友笑着解释说:“浇水浇莴笋的头,把石块压到莴笋菜心上,重压之下,莴笋就不长个子只长肉了!”

 

   道理隔张纸,一旦捅破,总会让人恍然大悟。不仅仅是种莴笋,做学问是这样,做人也是这样,不仅要如“爽薹薹”样卸下负重,轻装前行;同时还要受规矩的约束。否则,人生道路就会变得歪歪斜斜,如疯长的莴笋那样,没什么食用的价值。(贾国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