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教育 >正文

“迟到”的租金票据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09-09 03:45:32    

近期,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监委第一监察员办公室开展村级集体资产收入情况专项检查。图为该区纪检监察干部在五里庄村一鱼塘踏勘。
季怀民 摄

 

   7月22日,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钦工镇党委召开专题会议,决定对该镇五里庄村党总支副书记、村委会主任丁文华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并责令其辞去村委会主任职务。“群众的鱼塘租金也要打主意,查得好!”村民得知这一消息,纷纷拍手称快。

 

   今年3月,淮安区委第五巡察组对五里庄村等4个村居开展延伸巡察。进驻前的组务会上,五里庄村一个鱼塘的租金账目引起了巡察组的注意。

 

   “2016年3月,村账收入一个鱼塘2015年的租金3600元,之后三年村账再无该收入,这个鱼塘是合同到期无人续租,还是租金没及时入账?巡察访谈时提请关注。”负责财务的组员老杨发现了问题。

 

   第二天,李组长带着这一问题开门见山“请教”了村里的谢会计。“近三年的鱼塘租金一共10800元,前两天丁文华主任刚交给我,安排我存进集体账户。因为这月村账还没开始做,入账票据还在我这里。”谢会计一边向巡察组人员解释,一边拿出了租金票据。

 

   当天下午,李组长找来丁文华,向其了解鱼塘租金延迟入账的问题。

 

   “鱼塘承租户这几年经营不善,一直拖欠租金。因为合同是前任老丁书记在任时签的,今年春节前,我特意邀请他和我一起去催缴了租金,春节后承租户老张就把租金递给我了。”回答时,丁文华神色如常。

 

   访谈刚结束,李组长迅速“排兵布阵”。“小王、小郑,明天以查看集体资产现状的名义,让谢会计带你们去鱼塘,了解具体位置,认识承包户,注意不要询问租金问题。小宋,你尽快与前任村支书联系,核实是否确有上门催缴租金的事实。”

 

   第二天上午,两组人员分头进行,并迅速反馈结果。

 

   “承包户老张不在家,已经掌握了他家的具体位置。”

 

   “前任村书记表示,自从他离任后,丁文华从未主动联系过他。”

 

   真相越来越近,一场隐蔽的较量正在展开。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巡察组决定找承租户老张聊聊。

 

   “老张,听说你承包了村里的鱼塘,我们过来看看。租金交了吧?”巡察组向老张打听起鱼塘经营情况,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我每年都按时把租金递给丁文华主任,每年3600元,今年的租金是我们老两口到他家交的。”

 

   “丁文华给你收条了吗?”

 

   “给了,只是前几天他给我开了一张10800元租金的总收条,说三年的收条重新开成一张,之前的收条作废,让我都撕了。”老张把真相和盘托出。

 

   为防止丁文华和老张建立攻守同盟,当晚巡察组按照“巡监协作”(巡察+监察)工作机制要求,迅速与挂钩钦工镇的第一监察员办公室进行就地会办。大家一致认为该问题符合快查快办条件,随即向案管室移交了问题线索。

 

   意识到时间的重要性,案管室立即请示区纪委监委领导,并按程序再次转第一监察员办公室调查办理。第一监察员办公室迅速介入调查,在及时调取书证材料、固定证人证言后,随即找丁文华谈话。在那张“迟到”的鱼塘租金凭证面前,仅用了半个多小时,丁文华就如实交代了自己挪用鱼塘承包租金的问题。

 

   然而,老张又找到了巡察组,“我年纪大了,记错了,这三年的租金是前几天一起交的。”

 

   “老张,你是不是听了别人唆使过来的呀?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租金的确是按年收的。有错必究是我们一贯的原则,对群众来说也是好事。你可不能耳根子一软,就为犯了错的党员干部‘打掩护’呀!”

 

   听到这里,老张神情尴尬,承认是被人唆使,并接受了批评教育。

 

   经查,丁文华未将2016、2017年度村民张某承包村里鱼塘的租金共7200元入村账,而是挪作个人使用,直至今年2月巡察组进驻时,才从家中拿出7200元,与2018年度应收租金3600元一起入村账。同时查明,丁文华还存在多次公款吃喝,并将餐费和部分村干部奖金福利采取变通形式走账等其他问题。经研究,钦工镇党委给予丁文华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并责令其辞去村委会主任职务,同时对相关人员进行追责处理。(李欣蓉 何叶 宋春冬)